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温暖的记忆‖关于月饼的那些事

孝贤文风2020-03-04 01:30:29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孝贤文风,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孝贤文风》——百姓作家

(点上方箭头收听音乐 )

 




温暖的记忆

——关于月饼的那些事


文/实中丁同军


       日子总在不经意间悄然地溜走,而时间恰似一流的小偷,它悄无声息地混迹在每个平淡地日子里,一点点地执拗地直到把你的黑发全部地偷走而你竟是混然地不觉。


       昨夜我认真地细数了关于凉秋地那些雨滴,今晨的日历却是蓦然地更近了中秋。


       不明就里的女儿刚刚又在拿了块黄澄澄香喷喷的月饼引诱我,其实我早已记不清从什么时间起不再喜欢品尝这些与团圆有关的香甜的东西了,也许是在父母永远地走后?也许是在老屋里确定空荡荡再无一人哭笑的时候?


       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小时候的记忆里,中秋却是个美食的节日,与其他无关。平常的日子里,尽是些粗茶淡饭倒也罢了,关键还吃不饱。中秋?就不一样了!


       那时候我愿意走亲戚,只用两条腿走着去,也情愿。特别愿意到姥姥家去,姥姥家的屋后有个很大的柿子树,旁边还有个更茂盛的椹子树。都可以爬上去尽情地吃一番。


       只是有一次,回来时姥姥让捎回的一斤月饼,在半路上被我偷吃了,挨了顿揍之后,大人们就再不敢放我单独走亲戚了,虽然我还想去并保证不再偷吃。


       那是哪一年?记不清了。反正父亲还活着,所以该是我十二岁之前。所以那时秋天的天空总是蔚蓝而高远。


       放学回家,桌子上赫然放着两摞类似月饼地玩意,后来知道它有个响亮地名字——“八件”。是父亲从济宁捎来的。应该好吃?不过一转身地功夫,不见了!藏哪里去了呢?我又并不太想偷吃。终于找到了——橱子里!


       趁没人注意地时候,小心地解开外面地绳,包装地油纸千万不能弄烂了,八件有数,不能少,不过它毕竟不是月饼,四周掉了些许碎地渣,迅速地胡拉胡拉更迅捷地塞进嘴里,竟是香甜地很!


       如是三番五次,渣也难寻了。终于止不住馋地欲望,干脆偷了一个,放在裤兜里,若无其事地踱到村东头的树林子里慢慢地享用。

没过几天,又是走亲戚,用这些八件,发现少了一个。异囗同声!一家人都说是我地事!特别大哥地态度坚定地很!一定是觉子我小,好欺负!并没人发现呀?再说,这么好吃地东西,为什么总要拿去送亲戚呢?三十多年过去了,大哥怎么就一下子准确地知道是我偷吃了?实在是个不小地谜。


       小时候村里没有代销点,更没有超市。村子东头小学后面倒是有个供销社还是合作社?反正那是我的乐园。里面琳琅满目,应有尽有。没钱玩玩也挺好。终于有一次,机会来了。中秋节前几天,和小旺一块在供销社玩地正欢,辛姑姥爷(供销社的负责人)喊了声,别玩了,我去南货厂拉月饼,跟我去不?去!


       南货厂其实是当时武台公社大供销社地个生产基地。应该是每个孩子梦想的地方。


       辛姑姥爷用个地排车拉着我和小旺,慢悠悠地走,地排车显然老旧了,吱妞吱妞不停地响不停地晃,晃地天空地白云都碎了。


       未进南货厂,已是香味扑鼻,进门便傻了眼,厂子里的空地上几乎摆满了月饼,插脚地空也难寻。不停地往车子上装,直到再也装不下!还管饭!月饼也随便吃!真好!只是回来便惨了,不能躺在车上看白云聚散蓝天高远了,在后面推!一边一个,累倒无所谓,肚子涨得厉害,难受地很。


       今天,小旺不小了,名称也被人改了,经常被人称作济宁某银行的聂行长,辛姑姥爷也去世多年了,南货厂早就变成了豪华的大酒店,特别是月饼地花样繁杂地很,包裝更是精致地如同化了浓妆地演员难以辨出本真地模样,不过总还觉得那时地月饼正宗地很,香!


       又是一阵香味飘过来,女儿正兴奋地享用那块不知道什么牌子地月饼,赶快夺过来填进嘴里,还好,这回不算偷!


——诗琪草于十月二号晨零时许,祝大家双节快乐!





  主管:鱼台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孝贤文风》微刊公众号:dtj-2017-04

《孝贤文风》微刊投稿邮箱:cwjydtj@163.com

《孝贤文风》主编微信号:d18264762366

扫描二维码,关注《孝贤文风》!传承孝贤文化!

文学艺术平台  孝贤故里人家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