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方麟|五仁君

知北游的天地2021-01-12 11:45:04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知北游的天地”关注




最近“五仁月饼滚粗月饼界”的风声,也传到我们办公室。我的广东籍同事慧雯,忍不住在办公室摇旗呐喊,为五仁君鸣冤叫屈。今天她特地赠我一枚香港元朗荣华的五仁月饼,嘱我带回家给骉骉品尝;又在微信上广撒英雄帖,邀请大家来我们办公室,品尝世界上最好吃的五仁月饼。下午,还真有女汉子闻声而来。在过道里老远就问我:传说中的410在哪儿?这位女汉子,曾经只身遍游江西。有一次乘班车,她追忆完自己的壮游经历,意犹未尽道:“你们江西拥军还是蛮给力的嘛。”女汉子品尝完五仁君,改变了对五仁兄的粗暴态度,满意而归。看来,五仁兄也分产地啊。

我小时候,最怕五仁,嚼在嘴里不知什么物事。五仁馅里,最怕的又是冬瓜,咬起来像腻味绵软的肥肉,全身会立即涌起一阵鸡皮疙瘩,像满天的繁星。所以,小时我对于五仁月饼,只愿意啃月饼皮。啃完月饼皮,再将月饼馅璧还。按理冬瓜不难吃啊,我甚至挺爱吃冬瓜的。但是,置身于五仁馅中,冬瓜却不如它的花生瓜子诸兄弟那般坚强,显得软弱无骨。好比你去电影院,本来想看场火爆的枪战片,却被迫看了一场催人泪腺的言情片,你自然一肚子委屈。吃五仁的委屈,我想正在于此吧。再者,五仁月饼属于月饼界的没落贵族,缺乏亮点和新意,赶不上后起之秀蛋黄莲蓉君。广东同事请另一密友品尝完五仁君,密友甩了甩头发,没良心地说道:“我还是喜欢蛋黄莲蓉。”

你看,广东同事为了给五仁君正名,搭上了几枚月饼不说,还不落好,人家照例喜欢摩登事物。不过我想,蛋黄莲蓉君受人爱戴,不是没有原因的。首先人家出身好,莲蓉世家,一看就血统纯正,根红苗正;其次是它懂得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再好吃的莲蓉,一直嚼总嫌平淡,这时,蛋黄兄出场了。那种感觉,仿佛“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一轮金黄的月亮,出现在你的眼帘前,除了欢喜赞叹,最礼貌的方式就是吃掉它,成全它,让它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心底里涌起对蛋黄的赞美和怀念。我每次看骉骉吃到蛋黄,都是一幅乐呵呵的样子,这种笑容我曾在许多张脸庞上见到。

未能吃到蛋黄的表情,我也见到过。以前在南昌,我买了两斤蛋黄莲蓉去九江拜访岳父母,那时骉妈的爷爷奶奶还在。老人兴致勃勃地咬开蛋黄莲蓉月饼,一口,两口,三口,一直到吃完,楞是不见蛋黄,脸上充满了失望,弄得我老没面子了。老人是带着多少期望,去咀嚼蛋黄月饼的啊。不知道哪个天杀的,工作时偷吃了蛋黄,偷走了老人的希望。回南昌后,我找到卖我月饼的乔家栅厂家,说你们辜负了一个老人的期望,让老人多伤心啊。乔家栅态度还不错,赔了我两斤月饼了事。可是,中秋节已经过完,我人也在南昌,无法给老人圆梦了。蛋黄之于月饼,就像月亮之于中秋,少则乏味。

没有月亮,我们照样会过中秋,但是如果月亮能够出来的话,我们会觉得更加美好,少一点遗憾。这也许就是蛋黄对于生活的意义吧。我们这样讨论蛋黄,是基于美学的角度;如果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蛋黄又以少吃为宜了。这个道理大家都懂,可是人生在世,以闲适快意为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那才叫爽。为了口腹之欲,营养有时也就无暇顾及了。喝酒伤身,哀毁伤情,兴尽悲来,人生的丰富也正在于此。所以我看到年轻人大快朵颐之时,总是劝他们多吃点,等老了想吃就不敢吃了,担心肚子上的脂肪越积越厚,直到再也看不到自己的小弟弟。我对于蛋黄的态度,就已经是“蛋黄无限好,只是固醇高”。

还是接着谈五仁君吧,要不跑题跑得太远。很多人一提起五仁月饼,就一幅苦大仇深、咬牙切齿的表情,有吃到肥肉冬瓜的,有吃到沙子的,有吃到莫名其妙物事的,反正你弄不清五仁的配方。五仁的配方,真像云南白药的配方一样秘不示人,我们只有依靠正义的美利坚共和国,才能搞清楚它的来历。

五仁,不像蛋黄莲蓉那样纯粹而高贵,它仿佛成为破落户的代表。我想,这才是大家声讨五仁的原因吧。多年的怨妇情结,终于在2013年的中秋爆发了。我能理解大家的委屈,因为我也曾经历这委屈,和大家一同患难过。当一个人发现,生命中竟然有比五仁更高贵的蛋黄莲蓉月饼时,能不喜极而泣吗?

当人们嚼着社会主义蛋黄莲蓉月饼时,忆苦思甜的批斗会也就水到渠成了。不过,我在这里并不想开一场一边倒的批斗会。我们必须符合程序正义,让五仁兄发出自己的声音。一个国家,最怕只有一种声音;中国,需要有反对的声音。五仁君的委屈,我们听到过多少呢?五仁,曾经也阔过。也许,在它阔气的时候,混杂进了南瓜、橘梗等草根事物。大家对五仁的怨责,或许是对贫穷生活的怨责。人们有一个朴素的理念,要吃好的月饼,要有一个好人政府,要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简而言之,不要把那些剩余的食材来应付老百姓,除了鱼头,老百姓也爱吃鱼的。

请允许我转述一下骉妈的话,作为五仁君的辩护证词。晚上我将广东同事所赠五仁月饼带回,骉妈一见就眉花眼笑,说最喜欢吃五仁月饼了,你们这些人太无聊,凭什么要五仁“滚粗”月饼界,五仁君受委屈了哈。骉妈将月饼切开来,我吃了一块,味道似乎不坏。说句公道话,我们应该允许五仁君的存在,正像我们应该容许反对的声音存在。况且,还有一部分人喜爱五仁君呢,虽然他们是少数。

2013-9-18中秋前夜





知北游的天地 接受约稿、国学讲座邀约

知北游工作室:zhibeiyou888@sina.com



长按或扫描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