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о прошлом』我们的情谊只值一个三块钱的五仁月饼

我不再从北方来2020-02-17 18:12:35

· 我 从 北 方 来 ·

讲 同 样 的 故 事 , 走 原 来 的 北 方 






再见吗

再见吧

并不是在跟你说再见

只是想把过去「我从北方来」的记忆

再次放到你面前

所以 你好 再见



2016年9月18日发于「我从北方来」



中秋节放假的三天,火叔很忙。

几乎忙过了工作日。

每天收拾完都已经是凌晨,于是常常错过推送。


火叔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自己这样。拿着好看不好吃的月饼以及其他的包装盒走进一家又一家,然后笑着告诉他们我一切都好然后按照惯例慰问他们以及他们的老人或孩子们是否也和我一样好。看起来很正常是吗。


“你就只去了小姑妈家,二姨妈家去了吗。”

“你就只拿了一盒月饼吗,这可不行,你表哥前两天来家里拿了不少东西呢,我们礼节可不能少。”

“你没去李叔叔家么,他是你爸的老领导了,过节应该去看看。”

“一年就那么几个节日,你那几个朋友都不能落下,不然不好的。”



我们要在节日这一天聚在一起,互相送着东西表示祝福,然后做一大桌菜喜气洋洋的欢度佳节。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对,节日的确应该欢聚,可是我们一定要这么郑重其事的面对吗。我们需要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节日告诉自己就这样度过了一年又一年,我们需要节日把家人们聚到一起,提醒自己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们需要所有礼节性的东西告诉我们的朋友,你看,我们的情谊都还在啊。


可是,我们真的需要吗。


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注定我们有一个根深蒂固注重礼仪的良好习惯。可是这并不代表这种礼仪需要被无限的放大化成为一个标签和必需品。我们在节日中放弃了对节日本身意义的追求却舍本逐末的去追求一种并无益的礼节。



火叔小的时候家里的老人喜欢买酥皮的五仁月饼,没有包装。然后全家人在吃完精包装的月饼和五仁月饼之后,依然觉得最简单的才是最好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这一天做满几个菜摆在桌子上,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对着我们的亲戚朋友领导同事的清单,按照关系远近选择我们应该送去什么样的礼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在有限的时间里衡量先去谁的家里送去节日的问候。然后用这种方式,寻找内心的安慰。用礼品的多少,来权衡感情的深浅,多可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火叔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累。


精致包装的昂贵礼品不是感情,只有节日才会敲开的门不是感情,仔细斟酌过语句的群发消息不是感情。感情是每一年每一天我都同样牵挂着你,感情是我在人生圆满和品尝艰辛的时候你都在我身边,感情是我们时常联系随时可以出来吃一顿饭。感情是只要愿意每一天都可以像节日一般的欢聚一堂。感情是“我愿意”而不是“我必须”。


如果我们有的是感情,那么我和你的情谊大概就像三块钱一个的五仁月饼,因为够纯碎。

如果我们有的只剩下礼节,那么我和你的情谊大概也只值三块钱一个的五仁月饼,因为太廉价。


就像一位朋友说,从电话,到短信,再到微信,我们越来越方便沟通感情,我们沉溺在某种感情交际里,可是在真正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又只剩下低头看手机的沉默。

你们呢,对节日有什么看法,你们又是怎么在节日里送去问候。

火叔在后台等你。



文 | 火叔

图 | 网络

本文原创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转载请注明


你想要的,都在路上

我从北方来

「走过山也走过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