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这才是真正的唐人街!让每个海外游子感慨万千

环球2020-04-03 04:52:13

大年初一,悬疑喜剧《唐人街探案2》上映了,有人看到了搞笑与幽默,有人看到了悬疑与推理,而肉球(ID:GlobeMagazine)却被肖央的一句话戳中了泪点:在与王宝强和刘昊然躲避警方追逐的途中,他对刘昊然说:纽约,又被称为“罪恶之城”,在这里很容易遇到危险,特别是对我们异乡人来说。


还记得《唐人街探案》中,王宝强扮演的唐仁说这段话时,肉球也哭了:“有哪个人在国内混的舒坦愿意出来呢?留下有留下的原因,出来有出来的理由。这世上比所有人都瞧不起你的滋味还难受的,就是所有人都同情你。外面千好万好都不如家好,人家都以为你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其实牙掉了咽肚里,苦只有自己知道。那些在外面飘着不回家的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如今,咱们的同胞早已遍布海内外。纵使有文化差异、语言隔阂,乐群好客的中国人也已在全世界结交越来越多的好友。


放眼世界,几乎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唐人街。历史上,以唐人街为代表的华人聚居区曾是初出国门的华人华侨抱团取暖的栖身之地,是一代代华人华侨同舟共济、在海外落地生根的见证。


如今的唐人街,多数已经与当地社会融为一体,从社会文化的边缘移向主流,成为中华文化区的代名词。


纽约“华埠”:边界不再


刚刚过去的2017年,纽约下城区格兰街与伊利沙伯街交口处出现了一栋崭新的建筑。光洁的棕红色外墙搭配大型落地窗,两部分楼体前后高低错落,现代感十足,与两旁的铸铁楼宇形成鲜明对比。


这座建筑位于曼哈顿唐人街核心地带,充分体现了该区零售业的新面貌:外观简洁没有户外摊位,也没有琳琅满目的各式招牌,一改人们对中式店面刻板的印象。


近几年,这类店铺在唐人街屡屡出现,点缀在古老建筑与百年老店之间,有个性而并不突兀。店主有些是华人,有些则是地道的“老外”。小而精的澳洲咖啡馆The Good Sort近来人气颇旺,吸引城内甚至外地的咖啡爱好者前来探访。店主称自己很快适应了周边环境,与相邻的中餐馆老板也关系融洽。


资料图:第38届亚太裔传统节在曼哈顿华埠举办,近70个摊位参与。(美国《世界日报》/记者俞姝含 摄)


几十米外,是一家港式茶室,老板也是华人,总有大批西方客人在门外大排长龙。


整日熙来攘往的唐人街,如今随处可见其他族裔的身影。对他们来说,这里是一个国家的缩影,被称为“中国城”,正式名称为“华埠”,是华人聚居、汇集中华传统的地方。


以前人们对中华文化一知半解,大多是来品尝改良式中餐,或是挑些包含中国元素的纪念品。现在随着文化传播展开,人们开始研究中国饮食,各个菜系都有忠实的“老外”拥趸,对菜肴烹制方法和用餐习惯也能道出个一二。


时尚博主流行来这里取景拍照,各色招牌和货品繁多的市场成为他们的最佳背景,尽管方块字对他们来说仍是谜一般的图画。唐人街的边界也已超越原有惯例,向北扩展至小意大利区,向南直至市政厅。与其说扩张,不如说是生活方式相互融合,使人们拥有了更多共通点,模糊了原有的心理界限。


曾经的唐人街与周边社区“井水不犯河水”。19世纪末的纽约,各移民族群间都因陌生而疏远,谨守自己的地盘。当时,没有华人会踏足坚尼街以北的意大利人聚居区,同样,对面也不会有人来“入侵”,只有发生利益交换时双方才在“边界”举行“交接仪式”。


说来有趣,当时不少意大利人承接纽约上流社会的洗衣订单,却没有足够人力进行清洗作业,于是便把脏衣服打包“丢”在坚尼街上,等华工来取。华工将衣服洗净烫好后再交还到“边界”,完成一单双赢的生意。


如今人们不会再固守地盘与旧俗,不过唐人街的独特传统依然值得留存。说到传统,勿街上有一间店面可谓见证了这里的百年历史。


这间古董杂货铺Wing on Wo & Co.于1890年代开张,传承五代一直存续至今,依旧位于最初的地址,挂着老牌匾。店铺现在的经营者是第五代孙女Mei Lum,她放弃了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所深造的机会,决定继承祖业。


“我不愿意看到店铺出售。”Mei Lum说,“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历史,是人们了解唐人街的直接方式。而且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它感情很深。”


作为“千禧一代”,Lum了解年轻人的心态以及现代零售概念,但她计划保留店内原有装潢及经营方式,延续祖辈的精神,而在企业的社区参与上却很积极。她提议发起一个论坛,召集唐人街的企业经营者,共同探讨区域发展、参政议政、环境保护以及女性地位等话题。Wing on Wo店内未来可能会有一个小型咖啡室,供人们叙旧畅谈。


古老的唐人街历经岁月依旧焕发着生机,在其他移民社区逐渐消逝的今天,它依旧迎接八方来客,日日车水马龙。许多历史建筑,门面虽旧却别有韵味,其中的店铺大多长寿,秘诀只有一个:勤勤恳恳为客人服务。


随着新移民的到来以及其他族群的加入,这里经历着变化,平静中孕育着发展,新与旧并存。就连一直困扰该区的卫生问题也在加速改善,以“华埠共同发展机构”为代表的组织发起“美化街道”行动,每周7天不间断地清洁治理,改变街道形象。未来还希望规划出一片滨水公园,让民众轻松享受到绿色。


伦敦华人:各安其业


在英国的三个大城市——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都有“中国城”,每个“中国城”都立起高大的牌坊。1987年曼彻斯特的牌坊成为欧洲最大的牌坊,2000年利物浦中国城的牌坊拔地而起,取而代之成为欧洲第一。


伦敦华埠


此外,英国吸引的中国留学生数量在欧洲位列第一,在英国的孔子学院数量也是欧洲第一。如今来英国旅游,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中国面孔。英国的大学中,中国生源占到了留学生总数的35%,中小学里的中国生源也在持续增加。2017年6月,伦敦西区名为肯辛顿·韦德的小学正式运营,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所中英全日制双语学校。


近10年来,虽然中国经济、文化在英国的影响力持续提升,但其实华人华侨在英国人口中的绝对占比依然不高。


按照牛津大学移民观察机构的统计,截至2015年,英国的移民中占比最大的是波兰裔,其次是印度裔,华裔排不进前十名,比孟加拉裔人口都少。虽然中式外卖数量已经挤进英国前三,但在英国超市很难找到中式食材和配料,只能去中国超市。在政治生活方面,直到2015年英国议会才有了第一位华裔议员麦大粒(Alan Mak),但他不会讲中文。


虽然华人华侨在英国的人口占比不大,但安分守己,勤勉敬业,并且尤其重视子女教育。在伦敦与东部肯特郡毗邻的区域,有一处名为奥平顿的小镇。那里到伦敦城中心的铁路很方便,尤其是有两所十分优质的中学,吸引了众多华人定居,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奥村”。


而顶着“China Town”之名的伦敦中国城实际上已经没有居住功能,彻彻底底成了一处中餐馆集中地。近几十年来,随着大陆移民和游客增多,中国城的菜系餐馆变得十分多样,“川味”、“湘味”、“鲁味”几乎把原来的“粤味”挤掉了半壁江山。


以《环球》杂志记者多年在伦敦的观察来看,无论是定居已久的华人华侨,还是近年来英国工作留学的中国人,基本是各安其业,与社区相处融洽,很少看到涉及华人的负面新闻。


梳理华人来英的历史可以发现,早期移民的确是忍辱负重,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坚韧地落地生根。


早在18世纪,英国与中国的商贸发展就将最早的“移民”带到了英国。那时来英的主要是海员,且集中在利物浦和伦敦东部港口等区域。19世纪鸦片战争之后,贸易来往更加频繁。


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更是征召了十几万名中国劳工和水手,这些劳工和水手付出惨重代价,为英军和盟军取胜立下大功。但他们的功绩却迟迟得不到承认,直到2017年11月,在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99周年之际,英国第四频道电视台于12日晚播出了纪录片《英国被忘却的军队》。


时长一小时的纪录片展示了部分有关一战华工的信件、日记和文件,并从华工后代和历史学家的口述,追忆这段未被记录的历史。这是英国主流媒体首次制作纪录片回顾这段历史,肯定华工对一战胜利作出的重大贡献。


历史的脚步磨淡了华人的足迹。原来华人聚集的伦敦东区港口地区因为二战时被德军轰炸严重,战后逐渐废弃,华人才陆续搬迁至现在的西区,发展出如今的唐人街。而原来的地方,依然留有Mandarin Street、Ming Street、Pekin Street、Nankin Street等等有关中国的街名。


曼谷唐人街:热闹繁华


走在曼谷的唐人街上就像是在“探险”。这里有无数狭窄的小巷,人头攒动的市场和美味的街边美食。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以及曼谷本地人就会来到唐人街,开始一场对美食的探索。


在这里,燕窝和鱼翅从饮食链的顶端亲和地降落到街边摊,你可以在遍地的燕窝、鱼翅店铺或摊位上随意地小酌一杯,再去隔壁摊位来点榴莲。这里的交通拥堵情况令人咋舌,却无碍夜游的人们流连忘返。


曼谷唐人街


与世界其他地方的唐人街不同,曼谷的唐人街一直任性自我地存在着,拒绝被修复或被高雅化。


老旧的中式骑楼建筑、斑驳的贴着古老年画的墙面、悠闲地在自家店门口听着苏州评弹的老人,一切都让你觉得时间倒流然后冻结,恍然间像是回到了以前某个时代的中国。


然而,当你以为在异国见到故乡月的时候,突然会惊觉这地方又是如此陌生。


唐人街西入口处标志性的中华门始建于1999年,实际上应当称为国王的生日庆典拱门,展现的是华人社区对时任泰国国王普密蓬的忠诚。2018年唐人街的春节庆祝活动不仅有舞龙舞狮表演、与中国春节文化相关的其他活动,还有点香烛缅怀普密蓬的仪式和中泰文化汇演活动等。


听着苏州评弹的老人,已不会说中文,正用纯正的泰语向游客叫卖着月饼和酥饼。


唐人街的街边摊美食闻名遐迩,2017年一度传出泰国政府想要整顿唐人街的街边摊、美化市容的消息,引发泰国舆论一片哗然。


对于泰国人而言,唐人街的美食文化已经成为当地文化的一部分。在舆论的质疑声中,泰国政府的整顿计划也不了了之。曼谷的唐人街以这种方式展现着中泰文化巧妙且和谐的融合。


曼谷唐人街还曾见证孙中山的革命之路。唐人街附近有一条纪念孙中山在泰国宣传革命的“演说街”。


孙中山在1903年曾扮作医生秘密来到曼谷,向当地华侨宣传反对满清、建立民国的思想,民主革命的思想在华侨中迅速传播开来。此后,孙中山还多次来曼谷唐人街传播民主思想,发表演说并募集革命捐款,在“演说街”上喊出了“华侨是革命之母”的口号。


曼谷的唐人街从建设初期就得到了泰国王室的认可,并一度成为曼谷最繁华的街道。海外中国人用智慧和拼搏赢得了尊重,为泰国华人地位的提高铺平了道路。每年春节,泰国王室、政府都会在唐人街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诗琳通公主曾多次来到唐人街。


看似老旧的曼谷唐人街承载着巨大的商业流量。除了美食,它还是黄金交易中心,林立着金行和古老的私人银行。从这里起步的华裔黄金大王、金融大亨、燕窝巨贾等走向了泰国的高层舞台,为提高华人地位、促进中泰友好作出了巨大贡献。


《环球》2018年第4期封面



来源:《环球》2018年第4期,原标题:《唐人街以邻为伴》)


总监制:刘明     执行总监制:卞卓丹

监   制:陈昕晔  责任编辑:林睎瑶  记者:刘仕诚、李晓明、汪瑾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