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忆中秋 一块提浆月饼

莲池周刊2018-12-05 16:41:25





  年年中秋,从小到大品尝过很多滋味各异的月饼,但印象深刻的是年少时的一块提浆月饼。


  那年我11岁,父亲在外地工作,随母亲和两个哥哥在张家口生活。那年的中秋节父亲单位忙没有回来,大哥去上大学了,二哥参军刚走,只留下我们母女二人。屋子里显得空空的,没有了父亲下乡从坝上带回来的野榛子、小沙果,没有了大哥学着修半导体收音机发出的吱啦吱啦的怪声,电烙铁融化松香时的“嗞嗞”热气,没有了二哥带同学来家玩儿快掀翻屋顶的说笑打闹,家一下子就安静了。那一年可能要办的事很多,父亲每月的汇款还没到,母亲的手头有些拮据,过节的那一天母亲才带着我去副食店买月饼,七十年代末还是物质匮乏的年代,月饼的种类无非就是枣泥、五仁,暗红的颜色发出糕点特有的甜香味,忽然就被一块月饼吸引住了,那是一块类似于桃酥大小的月饼,比普通的月饼要大、要薄一些,淡黄的色泽透出轻轻的油光,正面是完整的嫦娥奔月图,在一片暗淡中格外瞩目,当然价格也高出其他月饼,我乞求的眼神看向母亲,母亲手放进裤口袋又拿出来,犹豫着,犹豫着,终于买了一块,当时自己兴奋满足的心情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至于母亲的为难,年少的我又怎么能懂呢?晚上娘俩守着一块月饼,母亲切成五份,月饼馅里露出青丝、红丝、玫瑰、花生仁、芝麻,尝一口香甜软糯,从此青红丝的味道就成了舌尖永久的记忆,那就是月饼的味道。


  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父母亲早已过世,总也忘不了那年中秋节昏黄的灯光下母亲略显落寞的神情,那一个不团圆的月圆夜。或许只有事后回忆起来的痛苦,在当时都是幸福的、美好的岁月,毕竟那时父亲在、母亲在、兄长在、家在。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