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食话实说】五仁月饼平反论

美食资讯2020-03-25 16:38:49

要评选最难吃月饼的话,大家心里各有各版本,但是五仁月饼一定得票居首,而且遥遥领先,毫无悬念。

从前好像也听不到那么多反对的声音,近来网络发达,临近中秋,即有大批憎恶五仁月饼的朋友跳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骂一通再说,结果把大家的仇恨都勾了起来。

对,说憎恶和仇恨一点不夸张,五仁月饼有点像榴莲,爱的人爱死,恨的人恨死,极难找到中间路线。

老年人喜欢五仁的不在少数,但是年轻朋友发起攻击,“你们的感情中,有童年的记忆作祟,那时物资缺乏,吃什么都当成天下美味。”

有点道理,对于年轻一代来说,亦有自己关于五仁月饼的记忆,大多不算愉快。

“劳动人民将五种不太好吃的坚果烤熟、去皮、碾碎,再加上大量的冰糖、猪油、熟面粉,和匀后就得到了更加难吃的五仁馅。”网友这么形容。

还有人批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碎渣,根本分辨不出品种。大块冰糖甜得发腻,一不小心连牙齿也崩掉。”

总结起来,五仁月饼甜不甜咸不咸,入嘴又很干,实在跟好吃沾不上关系。更可怕的是,北派五仁月饼,非加青红丝不可。这种东西,食之无味,搞不清到底是橙皮、木瓜或是冬瓜做的,反正被红红绿绿的色素一染,暧昧得很。

退回若干年前,我绝对站在这些网友一边,自我小时起,吃到的五仁月饼即像他们形容的,虽然有我最喜欢的猪油补救,但味觉上还是留下恐怖的印象。

直到相熟的“福记”茶餐厅老板娘朱姐,有一天神秘兮兮地对我说,“请你来试真正的五仁月饼。”

什么?心中有一千万个不愿意,但是朱姐发话,我们这些吃吃喝喝的朋友,没一个敢缺席。

月饼上桌,小心翼翼地拿最小的那块入口。啊!恶劣印象彻底粉碎,首先,和舌头接触的感觉是柔软的,并不发硬,那阵果仁的香味,愈嚼愈突出,甜味则是刚刚好,加上一丁丁猪油的滋润,妙不可言。

当然知道这是朱姐自制,产量有限,概不出售,但是诀窍在哪里,还是可以请教。

“货真价实,仅此而已。”朱姐说,“所谓五仁,是杏仁、桃仁、花生仁、芝麻仁和瓜子仁,原料简单,不过花头不少。”

用当年的新货或是陈年旧货,就有区别,前者价贵,后者便宜归便宜,但质素逊色,发霉发烂的混了进去,工场也不会花功夫去检测。”

看我点头,朱姐又说,“考究起来,芝麻仁亦要去皮,不然不够细腻。五仁本来应该是月饼中最金贵的,当今用料那么随便,难怪被人轻贱。”

想起苏式的百果月饼,也有相同的命运。这种老式月饼,流传了上百年,自有顽强的生命力,与其诅咒它们灭绝,不如说新派的冰皮和巧克力月饼,更应该被淘汰吧。

我现在知道,反五仁月饼的那一党,只是因为你吃来吃去,都是劣货罢了。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