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当叶良辰遇上赵日天因为五仁月饼

小暴脾气6662018-11-07 17:38:54

中秋节这天,一家老字号饼店,月饼窗口异常拥挤。

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倚靠在广式月饼摊前,手捧一杯星巴克咖啡,将一个衣着极具穿透力的女人搂在怀里。

“今晚跟我走吧,”男人的嗓音销魂且沧桑,任何人都会被他的眼神迷倒,“值此良辰,不能荒废。”

“我不是你能随随便便叫名字的人。”还未等女孩说话,男人身边一个穿着立领黑大衣挑选月饼的高中生冷冷说道。

两人瞟了一眼高中生,只道他是自言自语,女人向男人娇嗔,“晚点再说啦,帮我找找五仁的月饼。”

“干嘛要吃那种东西,又不是没钱!”皮衣男人不屑道。

“呵呵,要知道,五仁可不是你惹得起的月饼。”男孩随意丢出一句,然后问店员,“店家,为何我遍寻整个店,都不见五仁月饼?”

“你不知道吗?因广大顾客的要求,五仁月饼今年正式滚出月饼界了,我们都没进货。”店员说。

高中生思索片刻,“那请你马上给我进。”

男人对高中的举止颇感不爽,“那种东西进了也卖不出去,你当店家傻?”

店员连连笑着点头。

“我最后说一次,五仁,不是你惹得起的月饼。”高中生转头对店员说,“店家,我不喜欢一句话说两遍,请你马上进货,良辰必有重谢。”


男人本是暴脾气,没见过这么傲气的晚辈,“小子,你口气不小,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日天,敢问你是什么来头?”

“叫我叶良辰,”叶良辰瞪了赵日天一眼,“我是来买月饼的,与你无关,你,可以退下了。”

赵日天怒火中烧,“店员,不准进!五仁月饼压根就不是人吃的!”

“不要再侮辱五仁月饼,懂?如果你继续这么我行我素,我是本地人,我可以有一百万种方式让你待不下去。而你,无可奈何。”

“我赵日天天不怕地不怕,日天日地日空气,我会怕你!?”赵日天捋了捋袖子,女人拉了拉他,示意不要动手,赵日天一手拦下,“不暴露我的本来形态,你当我是空架子?”

“随你,无妨,你可以把你所有认识的兄弟全部叫来,不介意,陪你玩玩。”

“你们不要吵了,这里还有一块!”店员趁两人交口,一阵忙碌终于翻出一块月饼,透明塑料包装里的月饼上书隶书“五仁”,“可惜真的只剩最后一块了。”

“一块也行!”叶良辰准备掏钱,赵日天一把抢过来。

叶良辰正急眼,赵日天端详着月饼,突然笑了,将月饼甩给叶良辰,“拿去!过期了,吃死你!”

叶良辰接过月饼一看,果然已过期半个月,正愁眉不展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叶良辰接起。

“嗯,我就在这家店呢,是的,是五仁的,没什么不妥。放心,我也爱死你了,等会儿到你那见。”

“原来是给小女朋友买啊!”赵日天冷嘲热讽,“连女朋友都喜欢吃五仁月饼,真是物以类聚啊。”

“人要明事物,不要过于针对!”

“这月饼过期了,我卖给你了吃出问题就不好了,你不如去别家店看看吧。”店员劝叶良辰。


叶良辰环顾四周,看见柜台里的一个小塑料盒。

“那是何物?”

“那是月饼皮的原料,对了,你要是那么想吃五仁月饼,可以自己买点原料做啊。”店员说。

“你们店是老字号,我就是要你们店的味道,只要是能够给我五仁月饼,我什么价钱都可以接受,我会让你明白,良辰从不说空话。”

“店员,你太看得起这小子了吧,看他样子就是那种在家娇生惯养,拿爸妈钱出来泡妞的小屁孩,怎么可能会做月饼!”赵日天表示。

“我们没法单做的,我也做不了主。”店员解释道。

“那你把那盒月饼皮给我。”叶良辰说。

“这是店里的原料,就剩这点,我没法……”店员说。

“你安排一下就好,这对你而言很简单,而且今天你们也不会再做月饼了。”叶良辰有些坚决。

“小小年纪,还会玩浪漫呢?给女朋友做月饼?把爸妈撂在家里?你就是这么过中秋的?”赵日天继续教育他,叶良辰只做没听见。

“好吧。”店员将月饼皮盒装入纸袋。

“多少钱?”叶良辰掏出钱包,里面好一沓厚厚的毛爷爷。

“这个就剩这么多了,所以肯定要贵点,一百。”店员假意环顾四周,明显是讹人。

“没问题。”没想到叶良辰爽快地答应了。


“我出两百,”叶良辰正准备付账,赵日天突然大喊道。

叶良辰咬着牙,“你若是感觉有实力和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三百。”

“四百!”赵日天怒吼,“不拿下我不叫赵日天!”

“五百!我还是那句话,不介意陪你玩玩!”

“八百!”赵日天用尽全力说出这两个字,气势令人窒息。

“一千!”叶良辰想要尽快结束这场争斗,轻蔑一笑,“良辰最喜欢对那些自以为能力出众的人出手!”


“一千五!”赵日天不服,“有我赵日天在,今天你休想拿到这盒月饼皮!”

“两千!”叶良辰偷看了一眼钱包,“不介意陪你玩玩,谁输谁赢,一眼就看出来了。”

“三千!”赵日天青筋暴起,“哥们儿,给我赵日天个薄面,这盒月饼皮卖给我了!”

店员和赵日天身边的女人被两人的叫价惊得目瞪口呆。

叶良辰将钱包一把拍在柜台上,一滴汗从脸颊划过,“五千!”

赵日天不禁向后退了一步,右手朝天一指,仿佛有一道闪电劈过,“八千!”

叶良辰捏捏自己的钱包,瞪着赵日天火一般炽热的双眼,“别欺人太甚!”说罢,拿回自己的钱包,头扭向一边。

赵日天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终于让这毛头小子尝到山外有山的滋味,“不介意和我玩玩?”

“那你把钱付一下吧!”店员悄声说。

“你当我不给!?”赵日天第一个不服,掏出钱包啪啪啪拍出八千块钱。

叶良辰看了看柜台上那个过期的月饼,犹豫再三,“那个卖给我吧!多少钱?”

“呵!要吃死你女朋友啊!看来不是真爱!”赵日天闻了闻到手的月饼皮。

“这月饼过期了,不要钱,送你了。但吃坏肚子我们不要来找我们。”店员絮叨着。

“那良辰多谢了!”叶良辰拿着月饼转身离去。

“所以说,现在年轻人自大轻佻浮躁,就是要像我们这样的过来人给他们上上课!”赵日天顺便科普店员,店员连连点头说是。


夜渐深,家家户户团聚。


一个老房子中,微弱的烛光下,一个老太太坐在桌前,闭着眼,抠弄着手上的老人手机。

叶良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着扣着的盘子。他将盖子揭起,一块包装的五仁月饼仿佛闪着金光。

“当当当当!”叶良辰很兴奋,脸上还沾着面粉似的东西。

“当啥哟!奶奶我又看不见!”老太太伸手拿到月饼,袋子口开着,“哟?开了?”

“对,良辰怕你不方便。”

“嗯……”老太太对着袋子,深情地闻了闻味道,“好香!果然是他们店里的!哎,虽然人们都说五仁月饼难吃,但它却是你爷爷最喜欢的口味。他在时跟现在的你一样,说话也那么不讨人喜欢。但是谁又能讨所有人喜欢呢。就像五仁月饼,有自己的味道,有爱着它的人,就够了。”

“你要是喜欢,每年我都给你做。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叶良辰笑了。

“给我做?”奶奶愣了下。

“没什么。”叶良辰说。

奶奶小心地拿出月饼尝了一口,月饼很散,很松。杏仁,桃仁,花生仁,芝麻仁,瓜子仁,五仁相互纠缠着,搅拌出那些最平凡的回忆,奶奶留下了幸福的泪水。

厨房里,案台上躺着面粉鸡蛋果仁,还有一个刻着隶体“五仁”的硬邦邦的月饼……


夜间小路上,赵日天和女人并肩走着。

“那什么,一会房费你出可以吗?”赵日天说。

“为什么!”女人诧异。

赵日天看了看抱在怀里的月饼皮,不说话。

女人明白了,“你这辈子,也就日日天了!”说罢转身离去。

寒风中,圆月下,只剩下赵日天孤独守护月饼皮的身影……





“荒诞故事”由三只故事匠掌勺,以近期热点为原料,再创作为离奇荒诞的故事。觉得有点意思,请帮助我们让更多人看到。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