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维护自己的丈夫

唯美ai情2018-12-05 16:59:43



    听到这话,赵夜蓉不高兴了,带有训斥语气的看向莫深:“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老莫是你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和长辈说话”

    赵夜蓉开口,引的莫深的目光朝她一瞥,笑意正足。

    “妈”莫陌语的手轻拉着赵夜蓉的衣角,并不喜欢赵夜蓉如此说莫深。

    赵夜蓉没有搭理莫陌语,冷淡的眸子盯着莫深,似乎在等他给答案。

    客厅里安静了片刻,莫深的嘴角微微上扬,明明在笑,却透着不言而喻的冷意:“有句话叫为老不尊,赵姨听过没有”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夜蓉双手缓缓抱臂看着莫深,大有挑衅的味道。

    莫深牵着叶慕坐下,他站在叶慕的身后,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叶慕的肩头。他们越是不喜欢叶慕,他反而越是要宠着叶慕。

    “你自称长辈,所谓的长辈犯了更严重的错,你说,究竟是不尊重重一些,还是破坏别人家庭重一些”莫深目光逼视着赵夜蓉,可谓是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你给我住嘴”莫鸿听不下去了,猛的出口阻止。

    莫力勤在自己的妻子怂恿下也率先开口帮自己的母亲说话:“阿深,我们都还在这儿,你这么说,把我们都当什么了”

    “私生子。”莫深毫不留情面,淡漠的吐出三个字。

    莫鸿指着莫深,手指打着颤,气的不轻:“你你怎么敢说这样的话这些可都是你的亲兄妹”

    莫深脸色一丝变化都没有,依旧冷的很。叶慕偏头看着莫深,竟觉得有些陌生。平日那个暖心的莫深,在今日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踪影。

    莫深放在叶慕的肩头的手始终未收回,话却是对莫鸿说的:“不是一个妈生的,哪来的亲兄妹一说何况,我到现在都不太明白,赵姨你究竟是用什么身份住在莫家”

    说着,莫深脸上的神色越发玩味:“妻子嗯你和我父亲结婚了吗”

    被莫深如此说,赵夜蓉自然生气,只是没把怒火放在脸上而已。

    “呵呵,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拐着弯骂我是姨太太吗”赵夜蓉冷呲了一声,脸上没有怒火,却并不好看,咬牙道:“即使我是姨太太,我也是给莫家生了两儿一女,有谁有资格撵我”

    “阿深,向你赵姨道歉”莫鸿带着几丝命令的嗓音开口道。

    他只为赵夜蓉想了,却没有替莫深想分毫。

    莫深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冷笑更浓了。

    啧啧啧,看看,这一家还真是同仇敌忾呢。莫深在这个场景里就像是外来入侵的敌人,被他们防御着,针对着,甚至挑剔着。

    叶慕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口那份紧张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痛心。她终于明白了莫深为什么不愿意提及自己的父亲和莫家。这个家里,莫深应该是最名正言顺的,但却没有人站在他这一边真心的待他,就连莫鸿这个亲生父亲也是如此。

    对于赵夜蓉的刻意挑事,莫鸿不闻不问,反倒是莫深反驳两句,莫鸿就听不下去了。

    叶慕捏了捏手掌,张了张嘴,在莫家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没有谁要撵赵姨,是赵姨自己在强调而已,为什么要让小莫深道歉。”

    “”

    叶慕丢出如此一句,让莫家的几个子女一阵愣神,尤其莫力勤的妻子。在莫家,可没有人敢这么和赵夜蓉说话,更别说是儿媳妇了,何况,叶慕连儿媳都算不上。

    赵夜蓉的脸色阴沉下来了,并且极其难看。

    “我让你说话了吗你父母没有告诉你,长辈说话不能打断的礼貌”赵夜蓉眼睛很快转到了叶慕身上,对待她可没有像对莫深那么客气了,多了几分毒辣:“没教养的东西”

    这是叶慕在莫家第二次被当做东西一直在强调。教养的人,恐怕才是最没教养的吧

    “对不起,我不该打断你说话。”叶慕吸了一口气,带着浅浅笑意倒是道歉了:“作为长辈,您说话也不太礼貌。您也应该道歉。”

    “她是不是疯了”叶慕的话一出口,莫陌语眼睛睁的大大的,忍不住用肩头碰了碰旁边的嫂子开口。

    “我们莫家,什么时候用得着你插嘴”莫鸿极不屑的扫了叶慕一眼提醒她现在的身份:“别忘了,莫家还没有承认你呢。”

    莫深放在叶慕肩头的手掌一紧,还未开口,叶慕已经说话了:“我不需要你们承认,我是莫深的妻子,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莫鸿一愣,他没想到还有小丫头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的:“呵呵,年纪不大,这心眼可不少,你以为顺着莫深的心意就能得到莫家的认可死心吧,有我一天,我就不会同意这门婚事。”

    莫鸿是真的气着了,说话已经前言不搭后语。

    叶慕一直带着浅笑,一点都不恼:“谢谢您的祝福。”

    她越是笑,越是毫不在乎莫鸿说什么,莫鸿就越是生气。

    所有人都觉得叶慕是脑子有问题,只有莫深在轻笑。他之前还未发现,他的小妻子竟有如此逗乐的一面,能把所有事情都轻轻松松化解。她那么内敛的人,主动站出来维护他,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我看,今天的饭应该也不必吃了。”莫深不愿多留,牵着叶慕的手站起了身子。

    莫鸿气的呼吸都不顺了,这会儿什么话都不说。

    赵夜蓉朝门口看了一眼,怒斥道:“王嫂,还不过来送客”

    她的话是再明显不过了,这是在下逐客令呢。

    叶慕下意识的朝莫鸿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他坐在自己的位置,没有一点要开口帮莫深说话的意思。

    “以后,我们也不必联系了。”莫深面容上依旧维持那份平稳,将手中的文件丢在了桌子上,确信的告诉莫鸿:“这是我最后一次帮恒嘉,以后莫氏和恒嘉也再无瓜葛。”

    “阿深,这你可不能冲动啊。”听到莫深最后一句话,莫力勤着急了,忙开口。

    莫深揽着叶慕的肩头转身就走,没有给莫力勤说话的机会。

    只是刚走至门口,还未出去,门外响起一道怒声:“我看今天谁敢撵我孙子走”

    听到这威严的嗓音,一家子忙站了起来。

    老爷子握着拐杖进来时,赵夜蓉脸上怒火立即转为笑意:“爸,你怎么来了”

    “哼,别叫我,我可不是你爸。”老爷子顶着花白的头发,极为讥讽的扫了赵夜蓉一眼,弄的她十分尴尬。




    老爷子径直走了进去,唤了一声莫深:“阿深,你过来坐。”

    “爷爷不用了,家里还有些事,我准备回去。”莫深简单的拒绝,他不想留下来谁能阻止不了他离开。

    “我们爷孙俩有多久没好好聊一聊了你现在连话都不愿意和爷爷说了”老爷子似乎对谁都不会温和,唯独对莫深,却带着极大的包容。

    莫深淡淡一笑,对老爷子和莫鸿完全两副态度:“改天吧,改天我去您的住处看您和奶奶。”

    他坚决不愿留在这儿,老爷子看了四周人一眼。也不强留了:“好,不要忘了这事,你奶奶正想你呢。”

    莫深点头答应着,领着叶慕出了莫家。

    莫深走后的莫家,老爷子不免发一顿大火,不仅把莫鸿和赵夜蓉训斥了一遍,就连莫家的子女也没能幸免。他们早已习惯老爷子对莫深的偏心,对于老爷子的训斥,他们的接受的很坦然。

    出了莫家上车后,叶慕不时的偷看莫深的脸色,笑着刻意转移话题:“我们去市场买点食材吧,今天过节,我下厨。”

    “嗯”莫深怀疑的冲叶慕挑眉,似乎不太相信她可以搞定。

    受到他的质疑,叶慕也不太相信自己,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掩饰的笑着:“我们还可以顺便买本菜谱,正好我可以研究研究。”

    她说着话,狡黠的目光转来转去,十分可爱,让莫深笑出了声。

    “我来,小太太等着吃就好。”莫深很是爽快的拦下了今天的餐点。

    看到他笑,叶慕的嘴角也偷偷扯上了笑意,点头答应着:“好呀,那就小叔叔来做。”

    他做的自然没话说,反正比她做的要好吃。

    叶慕一天都在忙,还没有上过网。两人进了市场后,她才有时间翻看手机一会儿。手机上推送的娱乐头版消息着实让叶慕无语了一阵。

    前几日,她录制戏霸小花旦的剧照和小视频流露了出去,这些媒体又在猜测叶慕和严顺儿不合,借着节目刻意为难对方。虽然,她和严顺儿的确不合,但远远没有这些记者写的那般过分。

    被以讹传讹时间长了,叶慕也不在乎了,看完新闻就收起了手机。专心的挑选着食材:“买点西兰花吧,最近消化不太好。”

    “要不然我们今晚吃牛排”叶慕拿了西兰花以后,又提议今天的正餐。

    明明是两个人的中秋节却买了好多餐点。她想吃的,莫深今晚都给她做了。叶慕帮不上忙,只能将餐具摆好。

    今晚的晚餐在后花园,正好可以顺便赏月。她摆好餐具,一个人坐在位置上仰头看着天空的皓月,深吸了一口气,某根弦被触动了,看着敞洁的月亮喃喃自语了一句:“爸,我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我”

    “太太,需要红酒吗”几个佣人端着餐点出来,摆上桌后忙询问叶慕。

    叶慕匆匆转过身,笑道:“还是问小叔叔吧,我对红酒不太懂。”

    正说着,莫深已经拎了一瓶红酒出来了,佣人很知趣的散了。

    今晚的中秋晚餐的确丰盛,又有皓月当头,餐色和景色都美的不像话。

    “节日快乐。”叶慕举了酒杯对莫深笑道。

    莫深的酒杯轻碰她的,回了她一句节日快乐,又略微有些抱歉:“中秋节只有我们两个,会孤单吗”

    叶慕喝了一口红酒忙摇头:“怎么会我很开心。中秋节嘛,只要家人一起就满足了,我觉得今天很齐全呀。”

    在她的心里,莫深已经成为她全部家人,她不孤单,两个人的晚餐,她反而觉得格外有情调。

    她没有在意,莫深的嘴角浅勾着笑意:“你开心就好。”

    “中秋节今天已经是中秋节了,好快”叶慕喝着红酒,自言自语了两句。

    之前,她过中秋节从来都不会感到开心。因为她知道,中秋节过后就是她父亲的忌日。别人都是人月两团圆,只有她,守着的是一块冰凉的墓碑。

    前几年在叶家,中秋节她都在学校。到了节日这一天,叶家也不会叫上她,也就只有她自己偷偷爬上宿舍楼的顶层吃快月饼和月亮说说话就算过节了。

    叶慕正痴痴的看着月亮,冰凉的手背一阵温暖,她转过目光,莫深的手正握着她,如幽潭的眸子里带着暖心的魔力,他磁性声音对她说道:“过几天就是爸的忌日,我陪你去。”

    叶慕张了张嘴巴,吃惊的很:“你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忌日”

    她父亲的事,她应该从来都没有和莫深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莫深修长的指尖蹭着她的手掌,笑着:“想要去了解一个人,她的一切都会清清楚楚。”

    他想要知道的事,恐怕这个世上没有人能瞒住他。叶慕的父亲,莫深有过几面之缘,他知道这件事也不足奇怪,只是叶慕绝对想不到莫深会认识自己的父亲。

    叶慕看着莫深的眼睛点头答应他,这次终于不是她一个人去看望父亲了。

    叶慕眉眼缓缓下弯,笑意柔和的如此刻的皎洁的月光一般,她抬首看着月亮,原来人月两团圆是这么好的感觉

    叶慕今天喝了点酒,有些微醺。洗完澡后,她喝一杯水,又看了一会儿手机才准备睡。

    她侧卧着,眼睛还没有闭上,莫深也洗完澡出来了,掀开被子躺倒了她的身侧。他的手搁置在她的腰身上,嗓音低低询问:“不想睡”

    “没有,困但是睡不着。”叶慕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气,眼睛却依旧精神。

    莫深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薄唇轻吻她的额头:“小太太是在暗示我吗”

    他的动作叶慕当然能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否认着:“才没有。”

    她否认,但莫深的吻已经落在她的红唇上。叶慕没有反抗,莫深的手握着她的手,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的吻也提醒叶慕,他此刻有多清醒,被浪翻滚,情热之处,莫深薄唇吻着她的耳垂,轻声道:“我们要个孩子吧。”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