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八月十五打月饼、吃槟果

原平故事2018-12-05 17:37:58
《原平故事》征稿
无论身在原平,还是远走他乡,请把那些或感人或励志或传奇或值得称道的原平故事分享给大家。本平台现征集原平相关文章、照片。
投稿邮箱:718070459@QQ.com。投稿时主题格式为“投稿+作品名称”。

这几天,走到街上,卖月饼的小摊,走几步就是一个,水果店门前,也堆满了各色水果。时不时有人停下来,问询挑选。空气里,也混杂了各种香味。这些拥拥挤挤,热热闹闹,都在宣告,快过十五了。

 

是啊,真快,又倒快过十五了。由不得,想起了和十五有关的一些旧事。


——“黄河谣”(侯晋帅)摄——

 

一,旧时打月饼

那时,大多数人家,月饼是要自己打的。也有买的人家,少,那多数是家里有人在外头上班。一到八月,村里人就陆陆续续打开了月饼。那几天,空气里时时飘散着一缕缕月饼的香气,每次闻到,我都会循着味道,慢慢靠近。在打饼的那家人家墙外,小心吸气,细细分辨,胡麻油的香味,面的香味,又好像远远不止……

 

这种对食物香气的迷恋,和陶醉,一直贯穿在我的记忆里,以至于,当别人讨论香奈儿5号是如何的让人迷醉时,我却条件反射般,想起了土炉里月饼的香气。

 

虽然,我无数次偷偷在别人家墙外闻月饼的香气,但我是绝对不会进人家院里的。父母从小就说,别人的东西,不能要。这句话,我一直记着,虽然有时候,很想要,但还是,能忍住。

 

好容易自家也要打月饼了,这就得几家人家撺掇起来。记得,母亲多数是和玉林大爷家、招娣姨姨家,一起打。

 

那时,村里是没有烤箱的,烤月饼,还得垒灶,多数,在玉林大爷家垒,他会看火,打出来的月饼,不生不焦,香。这种现垒的灶,烧起火来,还有一股新鲜的泥巴味,放月饼的铛子,却是旧的好,新的,往往有股铁腥味。最初的铛子上有一个盖,圆锥形,盖子上泥糊着,里头能包炭火,往开揭这盖,得一根木杆,那时,觉得十分神奇,后来学到物理,才知道是杠杆原理。

 

玉林大爷在院里看火,女人们在屋里做月饼。先和面,顶好的是三油三糖,嗯,就是一斤白面,加三两糖,三两油。但那时,舍得足油足糖的,也少,有时是二两油,或者还不到,记得那时烫下用来和馅的饼,还得到电磨上磨碎,硬,可见,油不多。

 

和好面,就要用月饼模打饼了。几家人家早就把各自的月饼模拿到一块,图个花样多呢。打出来的月饼,图案笨拙,却古朴,喜鹊登梅,花开富贵……都有着吉祥的寓意。所以,我总觉得,月饼,其实,就是愿(月)望饼,里头有农家人对日子热切的盼望。

 

还要打个月亮爷,这是十五晚上摆供,必不可少的。其实,就是个比普通月饼大点的圆饼。

 

每每,我还要央求母亲给多打几个“糖腰”,这是一种形状像娃娃的月饼,因为太小,走亲戚不能顶数,怕显得不厚道,母亲便不喜打它。但拗不过我说了再说,还是打了几个。


————“黄河谣”(侯晋帅)摄——

 

还没进饼铛的月饼,排排的放在油布上,我抢着把加了蜂蜜的水刷上去,轮到刷我家的饼时,我总是偷偷的多蘸点,边刷边看别人是不是注意。我早知道,刷了蜜,出来的月饼颜色好。然后再扎几个小孔,有的月饼如果疏忽了没扎,烤出来的月饼就会鼓起来,十分难看。最后,在月饼中间点个红印。

 

成了,进炉。

 

不一会儿,院里就弥漫开了月饼的香气。这时候,我就能十分光明正大的使劲闻了,突然想到此前在别人家墙外的鬼祟,我就跑出院,想看看是不是也有小孩,也在墙外。如果有,我要把他叫进来,等月饼烤出来,还要给他吃月饼。只是,每次看,都没有。这就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失落,和孤独。

 

月饼出炉后,母亲总要拿出些,给众人分吃,说是尝尝。也要给玉林大爷家放几个,但总是不要的。于是,拿了铁桶,担回去,给我们分几个,放瓮里,等过十五时再吃。


————“黄河谣”(侯晋帅)摄——

 

二,水果的记忆

还要准备些水果。苹果,是年年过十五最充裕的一种。因为,二姑姑家有苹果树,年年,拿蛇皮袋背了,送过来。记得,我只要一看到,就飞快的跑过去,趔趔趄趄的,和二姑一起提。等到蛇皮袋放到地上,我忙忙的解开,边吃,边挑两个又大又红的,用线拴了,系到茭箭箭两头,担了,绕家喊“卖苹果来!二姑,你买不买?!”二姑总是笑着,掏出钱,买我的苹果……

 

记得,苹果的香味虽然淡,却是最耐放的。

 

最香气四溢的要数槟(冰?)果。这种颜色鲜艳的小果,吃起来稍微有点涩,香味却十分浓郁。母亲买来,放到柜里,香味经久不散……

 

节前那几天,总觉得过得太慢,家里香气弥漫,却吃不上,那感觉,很难熬。却又是最有味道的,天天揣着希望。

 

三,八月十五团圆节

 

好容易盼到了十五。白天没记得有什么趣事,多数时候,父母还在地里。总觉得,八月十五,就是过个晚上。

 

到了晚上,父亲和哥哥搬出平时不用的圆桌,母亲取出月饼,各色水果,还有毛豆,玉茭。团团放到圆条盘里。还从院掐了朵大花,放在月饼上面。“花好月圆!花好月圆!”母亲边说,边拈起三柱香,父亲正要点炮,早被哥哥抢了过去,炮声清脆的响开来,我和姐姐捂着耳朵笑着躲回屋里……

 

我记得,那个八月十五,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抢着吃撤下来的月饼瓜果,姐姐还把那朵花,别在头发上,而父母,一直在笑…

 

那时,天空一轮明月,清光四溢……

 

记得那天半夜,我突然醒来,当时月亮,照在窗前的穿衣镜上了,穿衣镜上的月亮满盈着,和窗外的月亮交相辉映,一片澄澈,照着炕上熟睡的母亲父亲,姐姐,哥哥,还有我……

 

那一刻,是那么的安静祥和。我屏住呼吸,希望这一刻时间停留下来,永远不变。那天晚上以后的事,我都记不起来了,可能是睡着了吧?美丽的夜晚,留恋的人事,总是要过去,和结束。我能做的,只是,接受它的圆满,也接受它的,失去。

 

世事如此。

 

但这何尝不是对我的一种启示:当下的时光,也是日后回忆里的美好,我是该如何及时的,去珍惜?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