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播客电台# 码农团粉来稿—一块月饼

中行团委2020-11-17 06:45:21
播客电台
约你来稿

团团电台
每周二与您约

感谢大家对团团滴支持,团团电台上期中秋节后,收到这样一篇特殊的来稿,故事让团团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感谢来稿的少年,那就在团团电台主播温暖的声音里开始今天的故事吧~



一 块 月 饼
总行软件中心-徐超 


最近遇到这么一件事。
熙熙攘攘的邮局大厅里,邮寄包裹的队伍蜿蜒到了门外。他怀里抱着印有某著名电商Logo的纸盒包裹,焦急地等待着。不时踮起脚,侧出半个脑袋看看几乎绝望的长队,偶尔抽动一下因焦急等待而渐显麻木的面部肌肉。虽然明知道前面还有很多人,但仍不时的、机械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仿佛这么做了,就可以加快邮局的工作效率。

“邮寄什么?大声点儿!”从队首区域传来的明显抬高的嗓音引起了他的注意,显而易见是邮局小哥的声音,他再一次努力踮起脚尖望过去。 “吃的……”乡土气息很重的方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站在柜台前,佝偻的背影,军绿色宽宽大大的裤子,破旧不堪的球鞋,能看到的蜡黄的侧脸是长期营养不良的标签,一只手拎着一个黄色的安全帽,姑且就叫他“安全帽”吧。

旁边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姑娘,衣服略显破旧,但是很干净。他们身边堆着好几个蛇皮袋,敞着口子,旧衣服之类装得满满的。不耐烦的队伍无疑被吸引了,突然安静了许多,左左右右伸出无数的脖颈,宛如在表演千“首”观音,导致他不得不挪了下身子。这一幕太熟悉了,就像鲁迅笔下观看人血馒头的人群:“一群被人拎长脖子的鸭”。那么他也是其中一只冷漠的鸭,想到这里,他微微摇了摇头。无奈“砰!砰!”的包装机声音吞没了“安全帽”的后半句,众鸭似乎不得尽兴。 如果没猜错,“安全帽”应该是这个城市的建设者,他在心里肯定地说。

“我知道是吃的,什么吃的?”邮局小哥已略显不耐烦,紧蹙的双眉和上翻的白眼已是明证。“月饼,嘿嘿!”“安全帽”脸上很是难为情,沟壑纵横的面庞上闪现出一丝不自在的笑容,倍显沧桑。 “啥年代了,还有人邮寄月饼,老土!” “是啊,好low!” “真磨叽!” 人群叽叽喳喳地恢复了嘈杂。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怀中的月饼礼盒,默然。 “袋子打开,需要检查!”依然硬邦邦的主谓宾、定状补。“安全帽”小心地把袋子打开,里面竟然还套了一层包装。他想应该是散装月饼吧,连个精美的铁盒或纸盒都没有。邮局小哥看了一眼,接着检查其他袋子去了。他翻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继续无奈地等待着。 

随着“啪”的一声,他的目光重新被拉回队首,一块月饼掉在了地上。 “孩子眼馋就让她吃呗,一块月饼而已。”紧邻的老太太说道。“就是,对孩子别这么凶嘛!”有人附和道。 只见“安全帽”瞪着女儿:“昨天晚上不是吃过了吗?还想吃啊?”女儿则一脸委屈,眼睛噙着泪水。看来刚才是小姑娘想拿月饼,被“安全帽”打掉了。“袋子先去一边缝好,贴好地址……”邮局小哥头也不抬地插话道。

也许在他们眼里,这块月饼确实不值什么。因为它实在太过于普通,普通到连卖相都勾不起食欲,简易的塑料包装彰显了它的廉价。可能由于用力过猛,半个月饼被甩在袋子外面,“安全帽”一脸怒气,弯腰捡起月饼,直接递给女儿,低声说道:“一边吃去!”边说边把包裹拖到一边,认真地忙碌起来。 父亲的严厉与女儿的贪嘴,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但“安全帽”的行李离他很近,还是能听到只言片语。 “怎么不吃了?”“安全帽”抬起头问道。“我……我想带回去给妈妈吃。妈妈昨天没舍得吃,都给我了……”怯怯的声音,两颗泪珠已从女孩儿脸上悄然滑落。 他的内心一怔,孩子纯洁无瑕的心灵瞬间刺痛了他。他看着那块月饼,熟悉的轮廓,渐渐变得模糊起来,鼻子也随之一酸,眼泪洒在了记忆里。


那是去年冬天的一个深夜,母亲突然打来电话。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果然电话中母亲声音有些发抖,说父亲突发脑梗,已连夜办了住院手续。他赶紧买好车票,火车倒大巴、大巴转小巴赶回县医院。

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父亲痛苦的表情,斑白的双鬓更显苍老。母亲则无助地坐在一边,满脸都是不知所措。是啊,年过花甲的她,怎受得了如此惊吓。两天两夜没合眼,她肯定累坏了,若非万不得已,她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他强忍住泪水,因为他看到母亲颤悠悠的迎过来,彷佛找到了主心骨。这表情就好比自己小时候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到家找到妈妈时的破涕为笑。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就是父母的依靠。

万幸,父亲的病并无大碍,医生嘱咐以后禁烟禁酒,好生休养。他办完了出院手续,终于一家人吃了晚饭坐在一起,聊聊家常。无非是工作忙不忙,又瘦了,多吃点,吃好点之类。“端午邮寄的粽子吃了吗?中秋月饼吃了吗?”他不经意的问道。

常年漂泊在外,他养成了一个习惯,每逢端午、中秋这样的节日,总要给远方的父母邮寄一些粽子或月饼。 父母应和着:“都吃了,很好吃,盒子很好看,还在柜子里放着呢。”“盒子还留着干嘛呀,扔了吧”,他边说边去找那盒子。红色的封面透着喜庆,两边镀有“花开富贵”、“团圆中秋”字样。他揭开盒子,眼前一愣:一块月饼静静的躺着。父母也很惊讶:“怎么还剩一个?记得当时吃完了啊!”他顿时鼻子一酸,咽了口唾沫,如鲠在喉。一定是一直不舍得吃,没事儿了看看也是个念想,他太了解他们了,可是现在他们又羞于承认。 他小心翼翼地拆开精美的包装,酥黄的月饼皮,刻着漂亮的花纹,一股油香从鼻孔往肺腑蔓延。

他轻轻掰作三份,分给父母。
也许世间最美好的味道,就是亲情的味道。(未完)

想起小时候
团团电台私人邮箱:
radioboc@163.com
发送您的声音文件或节目素材给我们呦
n(*≧▽≦*)n

-参与配音-
北京邹邹
天津李璇


-本期配乐-
文武贝

回家的路
老街
剩下的盛夏
一次就好

音频编辑/ 北京邹邹
美工编辑/ 河北罗少赞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