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

吃月饼的人越少,月饼生产商越开心 小钱频道

秦朔朋友圈2018-05-10 10:27:03



苏清涛/文


这两天,在张江地铁口发现了好多“回收月饼券”的地摊。“该不会是有些月饼厂商只发行月饼券,而根本就不生产月饼,怕别人去兑换月饼,所以才以一定折扣回收的吧?难道,月饼券已经成为一种金融衍生品了吗?”我心下揣摩。


回来在网上一查,果不其然。其实,月饼券回收现象,早在四五年前就出现了。月饼券产业的链条大致是这样:某月饼厂商印了一张120元的月饼券,以90元卖给了经销商,经销商以100元一张卖给了消费者A,消费者A将月饼券送给了B,B以50元一张卖给了黄牛;然后,厂家再以60元一张的价格从黄牛手里回收。(黄牛手里的月饼券,也有一部分卖给消费者C了,但考虑到月饼券不是什么稀缺物品,消费者一般没必要从黄牛手里买,因此,这种可能性很小。) 


在这个链条中,没有生产月饼,但厂商赚了30元 ,经销商赚了10元,A送了人情 ,B赚了50元,黄牛赚了10元。厂家不需要生产月饼,只需要印制月饼券,就可以让这么多人同时赚钱,这就是“月饼证券化”!原来玩金融赚钱这么容易,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干“又脏又累”的制造业了。


厂家是精明的,他回收月饼券的价格肯定是低于月饼的生产成本,即他以60元的价格收回,则月饼的平均生产成本可能是70元或更高。因此,对厂家来说,卖月饼券,然后再回收,要比真正卖月饼给消费者更有利可图。所以说,在拿到月饼券的消费者中,真正吃月饼的人越少,厂家就越开心。


事实上,厂商之所以敢放手印刷出超出自己生产能力的月饼券,就是赌定了大部分拿到月饼券的人根本就不会吃月饼。


在这种逻辑下,厂商如果卖出去了1000张月饼券,可能实际上只需要生产200盒月饼,其余的800张都通过一系列虚拟交易进入了“回收链”,不需要跟实物挂钩。但实际需要生产的月饼数量究竟是不是200盒,却是需要琢磨一番的:假如厂商只生产了200盒,但拿着月饼券找他兑换的消费者有300人,那他就陷入了“兑付危机”;假如只有100人来兑换,那就有100盒月饼浪费了。


理论上讲,在发出去的这1000张月饼券中,如果有100张被消费者拿来兑换月饼,那就有900张进入了虚拟交易领域;然而,因为商家手上有200盒月饼,因此,他计划回收的月饼券,不会超过800张。这样,一方面商家手上有100盒月饼闲置,另一方面,消费者手上有100张月饼券闲置,造成了极大的浪费。


当然,这只是一种交易的逻辑,真实情况,远比这复杂得多。


实际上,即便是厂家不来回收月饼券,有的消费者也不会去兑换,他们宁可让这些月饼券闲置在手里也懒得去折腾。这种情况,无疑可以让厂家的利润最大化,然而,现在,厂家来回收,让这些人“白赚了一笔”,而对厂家来说,则是每张月饼券的利润减少了60元。


综合以上种种情况,对厂家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生产月饼,而是聘请几个牛逼的市场分析人员和精算师,准确地估算出会有多少消费者来兑换月饼,这样,才能实现利润最大化。当然,找一个好的设计师,设计出好的月饼券;买几台质量比较好的打印机,以便月饼券的供应量能跟上市场需求,这些都至关重要。


很多人会认为空手套白狼的金融游戏是可耻的,但我却为月饼商点赞。因为,不生产月饼,显然节省了社会资源——卖出去的月饼,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收到月饼的人的负担了。但凡有点社会地位的人都能收到不少月饼,他们根本就吃不完、也不想吃,但扔掉又可惜。现在,月饼证券化后,只有有实际消费需求的消费者A付了100元,其余各方皆大欢喜,又没有浪费资源,岂不美哉?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qspyqswhz

Copyright © 合浦月饼价格分享组@2017